百度统计和谷歌广告

曲伟海对抗大股东易车,新意互动该何去何从?

年底本不该聊八卦,未免显得煞风景。

但孔二老师最近看到一则狗血的企业闹剧,事儿虽不大,但却比字节和QQ音乐的干仗更细思极恐。因为这关系商界最为恐慌的野蛮人问题。

以往,企业都习惯对抗和提防门外的野蛮人,然而,倘若“门内”也出现了野蛮人又该怎么破?

孔二老师先扼要的介绍一下事情起因。

2020年12月22日,新意互动原董事长曲伟海通过媒体对外公布其12月14日个人召开的所谓“董事会决议”, 单方面宣布解除易车的股东资格。此消息对新意互动及易车的客户、合作伙伴造成极大困扰。

基于此,2020年12月30日,北京易车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召开了(以下简称:易车)媒体沟通会,在会上表示曲伟海已被依法召开的董事会会议决议免除新意互动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但曲伟海为其个人私利拒绝配合进行交接,目前对新意互动构成形式上的非法控制,易车已采取法律措施维护权益。

简单讲,就是新意互动原董事长及总经理曲伟海举止反常,比如对抗控股股东、阻碍公司董事会决议、阻挠新高管履新等。

然后最近更新的剧情是,2月4日,曲伟海“隔空”发布了一场堂而皇之的发布会,总结起来就是“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别欺负我。

但其又没有明显的证据来支持自己的否认三连,形同拿了一个大喇叭干吆喝。权谋家喜欢一种舆论套路,那就是面对自家院子里的火,转移视线的最好方式就是让火也烧到别人家。以此来看,曲伟海先不急着灭自己身上的火,而是煞费苦心的想让火烧到易车的院子里。

作为一个正常人定然不会任由他人泼脏水,于是易车也没有回避,而是针对性的回应:新意互动在发布会中展示出的“易车持股比例下调至20%”部分条款,仅在《投资协议》中的“鉴于”部分中,是对未来可能的安排进行的一种描述。法律上,合同“鉴于”部分的内容仅为订立合同的背景介绍,而非对当事双方有法律约束力的合同条款。易车方面强调,从未承诺,也没有法律义务将公司持有新意互动的股权比例下调至20%,故此新意互动所称,纯属断章取义,混淆视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按理来说,这完全属于公司内部事务,轮不到外人插嘴。但财经界的奥斯卡“杰拉德罗布奖”的获得者、目睹华尔街多桩野蛮人惨剧的布莱恩·伯勒曾告诉我们:不管野蛮人诞生于哪里,也不管是否与你有关,整个代价最终都是由整个社会来买单。

嗯……一个并不算知名的蝴蝶——曲伟海,又会引发怎样始料未及的风暴呢?

1

用人治藐视法治?

当然,话要分两头说,也不能冤枉了大好青年。

公开资料显示,新意互动是一家汽车行业数字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易车是国内领先的汽车互联网平台,亦是新意互动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57.0725%。

据了解,去年下半年,曲伟海与包括易车在内的股东以及董事会其他成员就新意互动的经营发展事项产生了重大分歧,并始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2020年12月22日,新意互动依法召开临时董事会会议,三名董事中两人参会,通过了“曲伟海不再担任新意互动董事长及总经理”等决议,但遭到了曲伟海的拒绝。

吊诡的恰恰在此,得知自己将被罢免的曲伟海,抢先一步在12月14日,发起了一个人参会的董事会,并单方面解除易车的股东资格并罢免易车委派的两位董事。

理论上,新意互动作为一家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不设股东会,董事会为最高权力机构。根据公司章程,董事会共由三位董事组成,公司董事长由董事会选举产生,并出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章程》还规定:“任何董事会会议应由至少一(1)名易车委派的董事出席,否则该等会议不得决议任何事项。”

也就是说,12月14日,曲伟海的一个人董事会明显不符合《章程》。从法律上,新意互动2020年12月22号的董事会会议则是按照公司章程规定进行的,具备法律效力。

既然合法,曲伟海为什么不合法?难道要瞒天过“海”。

视法律如空文,无疑是在藐视整个法治社会。而作为吃瓜群众,我们为什么有义务抵制这样的商业做派?

因为这核心的矛盾在于,对于一个企业,乃至文明的商业社会,究竟是该追求法治,还是崇尚人治?

我们反对的不是曲伟海,而是“曲伟海们”。在传统的管理文化里,往往寄生着“山头主义”的帮派糟粕,管理者往往以此来缔结关系、推行人治,来营造一块又一块的法外之地,用以抵抗任何法规章程的执行。

正如易车在此次的回应中着重提到的那般:目前控股之争只涉及曲伟海个人,并没有针对新意互动管理层和全体员工,新意互动发布会上所称“经营管理团队”无权代表全体员工,易车坚决反对曲伟海绑架员工意志对抗控股股东的行为。

“门内野蛮人”之所以比“门外野蛮人”更黑暗,便是因为门内野蛮人往往会依靠长期的种种伪装,在无形中将备受蒙蔽的员工当做自己劫持的“人质”,作为谋取个人利益的筹码,说好的“有福同享”,最后都被视为棋子和炮灰。

试想,当曲伟海在法律之争中落败一走了之,被当枪使的“团队”们在被当作弃子之后不觉得尴尬吗?难道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更何况这还是被人裹挟着,用自己的前途陪他人走一趟必输无疑的赌局。

因为在崇尚法治的今时今日,理性的做法就是尊重董事会决议;而若是肆意绑架员工意志,或者助纣为虐,那并不是与易车做对,而是用人治的方式与法律做对。

这不仅损害员工和企业利益,更是损害整个社会和国家的公序良俗。

原本,企业该作为社会经济进步的代表者,倘若变成社会公序良俗的扭曲者,以身试法,传递一种错误的价值观,那无疑对社会的经济与道德是双重伤害。万一万一他们这样的山头做派还真的成了法外之地,那么更多人就会以身效法,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好不容易端正的风气,难道又要任其扭歪了?

2

人治摧残企业 更伤害社会

然表面的伤害还不止于此。

曾经乔布斯就被门内的野蛮人驱逐在外,随后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苹果进入的至暗时刻长达十年,几乎差点被其他公司收购。要不是乔布斯重新归来,第一件事就铁腕开除了门内的野蛮人,否则我们也就看不到后来改变世界的iphone了。

同样的悲剧也曾发生在雅虎、思科、Twitter等科技巨头身上,尤其是雅虎,步入衰落泥潭自己都无法自救,昔日的互联网巨星变得黯淡无光,令人唏嘘不已。

试想,苹果如果真的被内部的野蛮人毁掉了,虽然从消费层面上我们无非是少一部手机而已,但从社会价值上,却是损失了巨大的创新经济和精神。

也就是说,反对门外门内野蛮人的目的,不单单是阻止他们扼杀一家企业,更是阻挡他们扼杀整个社会的创新活力。

这一点在曲伟海所主政时期发生的新意互动业绩下滑的现象中,就可见一斑。

2018年至2020年,这三年间,新意互动的营收持续攀升,但净利润却波动明显,大幅缩水。尤其2019年公司净利润骤降至不足2018年的四分之一。当时,作为控股股东的易车曾对曲伟海提出想对新意互动财务、业务状况进一步了解的需求,以找到问题根源尽快扭转不利局面。但这一合理诉求也被曲伟海拒绝,态度相当抵触。

此外,相关人士透露,新意互动2017年底成功完成一轮6亿人民币融资,公司整体估值超过21亿元人民币。但到2020年新意互动对外寻求并购时,外部机构给出的公司估值仅为9亿元,骤降近六成,并远低于公司净资产。

然而这能甩锅给大环境吗?

从新意互动所处的广告行业来看,2017年至2020年,中国新增广告费用支出169亿美元,占全球新增广告市场规模的22%。可以说,新意互动处于一个持续快速发展的行业。

但在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作为当初备受看好的新兴企业,新意互动的估值却大幅缩水。利润不断萎缩,公司估值也大幅度下降,说明投资市场对于曲伟海管理下的新意互动成长性严重看低。对此,作为全权经营代表的曲伟海应当担责,易车等大股东对其经营能力的质疑也就在所难免。

既然不是外部大环境的锅,那么必然就是“人”的问题。

在2018年至2020年,当同行越做越好的时候,新意互动却越做越差,曲伟海难道不应该向董事会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吗?

而我们知道,对于商业社会和企业本身,只有持续不断的创新才能走的长远,但山头主义并不能带来创新效应,只会带来不断重复的内卷化,将原本的活水变成一潭死水。

“曲伟海对抗新意互动董事会事件”尽管只是一家之事,但也为整个商业社会提了一个醒,更是告诫其他企业们,除了盯着门外的野蛮人,也务必务必要小心门内野蛮人的滋生,因为距离太近,短时间无法识别,因此往往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且助长了不正风气的盛行。

EN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